<progress id="vhtzr"><del id="vhtzr"><del id="vhtzr"></del></del></progress>
<var id="vhtzr"></var>
<var id="vhtzr"></var><menuitem id="vhtzr"></menuitem><cite id="vhtzr"><video id="vhtzr"></video></cite>
<thead id="vhtzr"><video id="vhtzr"><listing id="vhtzr"></listing></video></thead>
<var id="vhtzr"><strike id="vhtzr"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vhtzr"></var>
<ins id="vhtzr"><span id="vhtzr"><menuitem id="vhtzr"></menuitem></span></ins><cite id="vhtzr"></cite><var id="vhtzr"><video id="vhtzr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vhtzr"><strike id="vhtzr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vhtzr"><strike id="vhtzr"><listing id="vhtzr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vhtzr"></var><cite id="vhtzr"><video id="vhtzr"><thead id="vhtzr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vhtzr"><strike id="vhtzr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vhtzr"><del id="vhtzr"></del></var>
<var id="vhtzr"><video id="vhtzr"></video></var><cite id="vhtzr"><span id="vhtzr"><var id="vhtzr"></var></span></cite>

《蛰伏梁笙小说》——完整小说——全文在线阅读

2019-11-01 18:08:52


 《蛰伏梁笙》全文在线免费阅读【完结+番外】「百度云+无删减」。

 第1章 免费

 第3章 免费

 凰网科技讯 北京时间11月1日消息,据路透社报道:

 搜索微信公~众~号【存文阁】

 关注后回复 书号:【5019】即可阅读全文。



身后的男人边吻着我颈脖,边脱着自己的西装外套,然后才松着他衬衫口的领带,他呼吸有点喘,吻到我锁骨位置后,他手将我的浴巾给解掉,他将我从椅子上抱了起来后,便直接放在了化妆镜上,终于,他吻上了我的唇。

我微微睁开眼,便看到沈柏腾高挺的鼻梁正低着鼻尖,他唇正一点一点吞噬着我身体的每一寸。

我很享受他的亲吻,这是我唯一不会讨厌的客人,以前那些人,只要稍微碰我一下,我都觉得恶心,可沈柏腾不一样,他完美的吻技,和充满绅士的修养,基本让我讨厌不起来,反而还很享受。

几个月不见,我身体被他轻易的几个吻,吻得反应连连,他也感觉到了,吻到我肩膀位置时,他低笑了一声停下手上动作问:“这几个月,没碰过我以外的男人吧?!?

我靠在镜子前,全身虚软的嘤咛了一声,有气无力说了一句:“没有,一个都没有?!?

他嗯了一声,这才满意的继续手下的动作,他说:“在我拥有你期间,我不喜欢有第二个人拥有你,我的规矩你应该知道?!?

我为他解着衬衫扣子,感受着他手下的动作,好半晌才哽咽了一下,低喘说了一句:“我知道?!?

半夜时,窗外正下起了大雨,我身体懒懒的躺在沈柏腾的怀中,他正好抱着我半靠在床上点燃了一根烟,我们都没说话,很多时候,我们都是这样沉默着,不会觉得尴尬,也不会觉得有什么身份,他说过,他不喜欢聒噪的女人,他需要安静。

所以,一般在他不开口说话时,我不太会主动和他说,只是安静的靠在他怀中,听着他胸口平稳的心跳。

房间内沉默了好一会儿,床头柜上沈柏腾的手机响了,他将烟掐灭后,拿起来按了接听键,是他工作上的电话,他手上没有烟了,在漫长工作电话中,便一直轻轻抚摸着我的一头长发,他好像摸不厌,到达他这通电话停止后,他停止抚摸我头发的动作。

将手机关机随意扔在床上,便抱着躺了下来,他说:“还过几天我要去国外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,我有时间会来找你?!?

我窝在他怀中,乖巧的应答了一句:“好,我知道?!?

到达第二天早上,沈柏腾醒得很早,我睁开眼,便看到他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,他秘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房间内进来,正站在沈柏腾身边左侧,拿着一份文件给沈柏腾念着今天到明天的行程,他始终都是漫不经心的听着,偶尔翻动一下报纸。

我不敢太打扰,独自穿好衣服后,便去了一趟浴室,出来后,坐在沙发上的沈柏腾朝我招了招手,示意我过去,我穿着睡裙过去后,他将我抱在怀中,便抬起我下巴,深深吻了我一下,吻到我有些微喘了,他才放开我。

而他秘书从始至终,都很自然的站在一旁等待着,他松开我后,便将我抱在怀中说:“陪我看文件?!?

我便只是安静的坐在他腿上,望着他手上那份密密麻麻不知道是什么合同的文件,他看文件看得很快速,我还没看清楚几行字,他便已经看完合上,然后递给了秘书,又由秘书换另一份文件递过来。

他看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文件后,全部处理完成,秘书主动抱起桌上那些文件没再叨扰沈柏腾,对他说了一句:“沈总,我在门外酒店大堂等您,您今天下午还有一个会议?!?

沈柏腾听了应答了一声后,秘书才离开了酒店。

将我抱在怀中的沈柏腾,才对我说:“还有事吗”

我知道,一般他询问我这句话时,就代表他要去忙事情了。

我想了几秒,没有回答,他目光落在我脸上,观察着我情绪,隔了好久,我还是对他摇摇头,小声说了一句:“没有了?!?

沈柏腾似乎是看出了我脸上的犹豫,不过他并不喜欢追问,也没有追问什么,将我放在沙发上后,便起身去拿秘书送过来的新换洗衣物,他刚穿上换上衬衫时,忽然拿了一条往我这边伸,我明白了他的意思,从沙发上起来,便来到他面前,稍微踮起脚尖给他仔细的系上。

领带系好后,他拿起外套穿好,又问了我一句:“确实没事了”

我想了想,还是点点头。

他又问了一句:“钱够花吗”

我说:“够,上次你给我的钱,我还没用?!?

他说:“嗯,够花,就好,我还有事,先走了?!?

他转身要离开时,我动作比脑袋反应快,便快速伸出手拉住了沈柏腾,他动作一顿,侧身来看我,我站在他面前一直没说话,他也没有问我说什么,而是等着我主动开口。

我在心里想了许久这些话该怎么说,为了怕沈柏腾等得不耐烦,我还是说出了想了许久的话,我小声问了一句:“博腾,你知道我们会所的事情吗”

他说:“嗯,昨天听说了?!彼颐凰祷?,问:“怎么,你有麻烦”

我说:“不是我有麻烦?!?

沈柏腾问:“那是怎样?!?

我仔细盯着他表情,发现没有不耐烦,我才语速缓慢说:“柏腾,我想求你一个事情,我们会所可能会被查封,徐经理对我一直很好,你能不能帮我一点忙,不然会所查封”

沈柏腾听了后,脸上没有多大变化,不过说出的话,却并不是那样,他说:“梁笙,你跟了我也不是几个月的时间了,应该知道我对你的要求,你要钱,只要和我开口,合理的我都会给,可对于利用我们之间的关系去帮助你一些什么,这样的事情你一直很有分寸,也从来不会提?!?

沈柏腾虽然和我发生着这世界上最亲密的事情,可他时常都给我一种迫人的感觉,可徐姐这件事情,我必须要尽力,我在他满是压迫的眼神下,继续说:“我知道,可我没求过你什么事情,我能不能求这一件就这一件以后不会再有了”

沈柏腾一直面无表情的长久凝视着我,良久,他说:“唯一一次?!彼ε艘幌挛已矍暗姆⑺?,说:“我先走了?!?

他说完这句话,便从我发丝上收回手,转身离开了这房间,我也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
 搜索微信公~众~号【存文阁】

 关注后回复 书号:【5019】即可阅读全文。




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关于我们

海曙新媒体是领先的新闻资讯平台,汇集美食文化、热点新闻、房产家居、国际资讯、生活百科、教育科研、等多方面权威信息

版权信息

海曙新媒体版权所有,未经允许不可复制本站镜像,本站文章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邮件举报!

廖墨香六爻预测彩票法